2013年是中國互聯網高速發展的一年,這不僅體現在互聯網進一步深入人們的生活,改造傳統的行業,更體現在移動互聯網浪潮的勢不可擋。根據CNNIC發佈的第32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截至2013年6月底,我國手機上網用戶達4.64億,環比增速10.4%。手機作為上網終端的表現非常搶眼,不僅成為新增網民的重要來源,在即時通信、電子商務等網絡應用中均有良好表現。
  回顧過去的一年,我們可以看到,在企業、運營商、用戶和資本的多方面作用下,隨著移動互聯、4G、O2O等的勃興,網絡舊秩序進一步消解,各要素正在激蕩中排列組合,重構新興秩序。
  “水軍”慘敗與自媒體勃興
  在網絡輿論中呼風喚雨的“水軍”和“大V”,2013年遭到空前管制。2013年7月份以來,全國公安機關重拳打擊網絡有組織製造傳播謠言等違法犯罪行為,北京爾瑪互動營銷策劃有限公司創始人楊秀宇(網名“立二拆四”)和員工秦志暉(網名“秦火火”)等人被刑事拘留;8月23日,網絡“大V”薛蠻子因嫖娼被行政拘留;9月11日,“環保專家”董良傑聯手網絡“大V”在微博上編髮擾亂社會秩序的環保話題信息,被北京警方依法刑事拘留。
  對於網絡輿論的規制,法律規制層面也做出了反應。2013年9月9日,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檢察院出台的司法解釋規定,“同一誹謗信息實際被點擊、瀏覽次數達到5000次以上,或者被轉發次數達到500次以上的”,應當認定為誹謗行為“情節嚴重”,從而為誹謗罪設定了非常嚴格的量化入罪標準。
  網民自治方面亦有明顯進展,2013年8月10日,“網絡名人社會責任論壇”達成了網絡媒介使用“七條底線”的重要共識,即法律法規底線、社會主義制度底線、國家利益底線、公民合法權益底線、社會公共秩序底線、道德風尚底線和信息真實性底線。政府的公共治理和網民自治相結合,在凈化網絡空間方面取得了初步成效。雖然有觀點對“運動式治理”存疑,但不可否認,這使網絡謠言和暴力的製造者至少會思考一下代價,這毫無疑問是進步。
  2013年,自媒體也得到了較大發展,中國的自媒體人正式以一個群體形象登上歷史舞臺,一直由專業媒體主導的信息傳播方式已經發生深刻變化,微博、微信公眾號、新聞APP正在成為信息流動的主要力量。羅振宇從2012年12月開設微信公眾號“羅輯思維”,8個月內在微信上吸引了50萬聽眾,其後推出“史上最無理”的付費會員制:5000個普通會員200元,500個鐵桿會員1200元。5500個會員名額只用半天售罄,160萬元入賬。知名自媒體人鬼腳七通過競價拍賣“雙11”當天微信公眾平臺文章的推薦廣告而獲得了單筆7.8萬元收入,一舉打破了自媒體廣告變現模式的單筆成交紀錄。“水軍”備受重創與自媒體正當商業價值的呈現,印證了網絡輿論舊秩序的消解與重構。
  運營商的失地與逆襲
  移動互聯網時代大量OTT應用使得運營商真正陷入尷尬境地,運營商傳統業務市場被消解。在這樣的環境下,運營商陷入被邊緣化的集體焦慮。中國移動嘗試改進飛信,又推出了名為Jego的新產品,但均夭折。聯通採取了合作的方式,2013年7月,聯通與微信合力推出沃卡,給用戶提供專屬流量優惠。中國電信走得最遠,和網易聯合推出易信,採用了多種免費功能,希望對微信獨霸市場的局面形成衝擊。
  運營商主導市場的時代已被消解,現在,擺在三大運營商面前的是如何不徹底淪為流量管道的問題。2013年12月,中國聯通發佈名為“沃雲”的雲計算產品,瞄準大數據和雲計算;而中國移動重新申請到了固網寬帶牌照,發展寬帶業務。同時,應用分發業務進一步發展,移動應用商場2013年上半年應用下載量5.06億次。
  面對互聯網公司一次次的“過頂傳球”,運營商亦在創新產品,實現逆襲。廣東電信發佈了全新的智慧家庭戰略,將網絡電視業務由原來的iTV更名為廣東IPTV,包月套餐價格低至15元。與樂視盒子、小米盒子一起,衝擊原本屬於廣電媒體的領地,在廣電系面前也來了一次“過頂傳球”。在三網融合趨勢下,互聯網電視產業已經成為眾多公司覬覦的對象,而擁有帶寬優勢的電信運營商發力進入,將加劇產業競爭。2013年6月,天津聯通推出“沃TV”,其電視進入界面上,有兩個選項:IPTV與互聯網電視,後者被習慣稱為OTT TV;這是中國聯通與OTT的合作:愛奇藝搭建高清內容平臺、天津聯通提供管道,由天津聯通負責向其光纖寬帶用戶推廣,雙方共分OTT TV的功能費。中國聯通在全國幾大省市中啟動互聯網電視試點,從這裡打開與OTT的合作空間。
  “三國”擴張與“三盟”形成
  2013年以前,中國互聯網有“三國”;2013年以後,中國互聯網有“三盟”。BAT(百度、阿裡巴巴、騰訊)主導的“三極格局”呈現集團化趨勢,形成中國互聯網的三大聯盟。
  這一趨勢是通過三大巨頭主導的頻繁投融資實現的。2013年5月,百度以3.7億美金收購PPS;8月,百度再以18.5億美元的高價收購91無線;同時1.6 億美元控股糯米網,成為團購市場上最大的一次收購。而阿裡巴巴在4月以 5.86 億美元價格收購了新浪微博18%的股份,並且未來可占其 30% 股份,中國社交3.0時代的翹楚最終沒能實現自己的平臺夢;5月10日,又用 2.94 億美元購買高德28%的股份,成為第一大股東。騰訊入股搜狗的消息為本已熱鬧非凡的移動互聯網投融資大戰再添新聞,此次騰訊投入了4.48 億美元。
  阿裡巴巴收購新浪微博部分股權,開始掌握社交關係;入股高德,在手機地圖上和百度正式對壘;強推“來往”,不甘在OTT上輸給微信。而百度收購91無線,要在移動端搶入口。騰訊推出微信支付,正式探索商業化,對移動電商領域是摩拳擦掌。總體來看,2013年市場頻繁的投資併購主要圍繞移動互聯展開,巨頭們動作頻頻為的是準確卡位,提前佈局,爭奪移動互聯網入口。2013年底,BAT圍繞移動互聯網的佈局基本成形,秣馬厲兵。可以預見2014年,三大聯盟將會爆發更加激烈的爭鬥,對中國互聯網的未來也將產生深遠的影響。
  三大聯盟擠壓之下,互聯網創業企業紛紛在垂直領域尋找機會。許多創業團隊的產品也受到了資本的青睞,如主打幽默表情的摩漫相機等均獲得千萬級投資。2013年6月,外貿B2C公司蘭亭集勢在紐交所上市;10月,剛扭虧為盈的58同城在紐交所上市,成為分類信息上市第一股;11月,去哪兒網在旅游類網站的激烈競爭下,成功登陸納斯達克;11月22日,久邦數碼成功登陸納斯達克,久邦數碼旗下主要有3G門戶和GO桌面,同一天,500彩票網也在紐交所上市;12月11日,汽車之家在納斯達克IPO,開盤價達到30.16美元,較發行價上漲77.4%,總算是在夾縫中求到了一席生存之地。
  傳統購物退縮與移動電商突進 
  雷軍與董明珠開出10億賭局,5年內小米能否超越格力。這場賭局還未分勝負,但不少人已經相信,另一場賭局已經有了結果——馬雲與王健林的1億賭局,10年後電商在零售市場份額能否過半,勝利恐怕屬於馬雲。
  2013年的電子商務延續了高速發展的態勢,並通過改變用戶的購物體驗和習慣,繼續消解傳統購物模式多年來形成的壁壘。電子商務處在歷史上發展最快的時期,網絡購物滲透率持續攀升,據艾瑞網統計,預計2013年全年網購交易額占社會消費品總額的比重達7.7%。傳統的商務模式被進一步消解,電子商務已經完全進入人們的日常生活。電子商務的高速發展,帶來了相關的管理問題。2013年11月,商務部發佈了《促進電子商務應用的實施意見》,同時積極推進《電子商務法》的制定,避免管理缺位。
  “雙11”依然是電商最大的狂歡:淘寶天貓在“雙11”活動當天創下了350億元的銷售紀錄,成為最大贏家。但2013年的電商市場不再是阿裡巴巴一家獨大,B2C電商新巨頭紛紛崛起。2013年,得益於自建物流體系優勢的漸漸顯露,京東銷售額攀升至1000億元的量級,而唯品會以其閃購模式和高效快速的資金周轉運營成為電商領域崛起的一匹黑馬。易迅依靠有騰訊的資金和流量支持,再加上有微信支付的快捷交易體系,聯合順豐快遞的優質服務,易迅在2013年也實現了快速崛起。美妝電商方面,樂蜂、聚美、天天網爆發多輪大戰,發展勢頭均十分強勁。
  同樣不俗的還有獲得沃爾瑪投資的1號店,在食品日用品領域表現強勢,在2013年同樣實現了大幅增長。面對這種局面,馬雲聯合快遞界“四通一達”啟動的“菜鳥”網絡,就是要提升第三方物流的送貨效率;2013年12月,其又和海爾達成合作,打造新的家電及大件商品的物流配送、安裝服務等整套體系及標準,向大件家電領域進軍。
  移動端的網絡購物也迅速發展,成為電子商務發展新趨勢。2013年“雙11”當天,手機淘寶單日用戶使用1.27億次,相比2012年“雙11”增長457.3%;京東移動端訂單也占到了總單量的15%;而易迅微信賣場下單量突破8萬,占總單量的13%。2013年,“雙12”成為“雙11”之後的又一購物高峰。為了向移動端導入用戶,培養用戶習慣,阿裡巴巴投入3600萬元購買所有雙色球組合,發放給淘寶手機客戶端用戶。在移動互聯網的大潮之下,電子商務全面進入移動電子商務時代。
  金融企業“改革”與互聯網金融
  2013年,互聯網金融的概念嶄露頭角,金融業成為互聯網跨界的新戰場。互聯網用自身特點開始消解傳統金融行業的邊界,帶來新玩法。
  阿裡巴巴最早向傳統的銀行發起了挑戰,2013年6月13日,阿裡巴巴集團在支付寶上正式推出“餘額寶”服務,讓用戶能夠得到高於銀行利率的收益,使支付寶由中間工具變成了吸收儲蓄的金融工具。除了餘額寶,阿裡巴巴還推出了醞釀已久的阿裡小微金融服務,定位於企業級市場,為企業提供小額貸款。馬雲和馬化騰、馬明哲“三馬”合資成立互聯網保險公司,分別瞄準了貨幣交易市場、信用貸款市場和保險投資市場,開始了阿裡巴巴互聯網金融帝國夢的徵程。
  緊隨阿裡巴巴,百度、騰訊紛紛開始了自己的互聯網金融佈局。百度聯合華夏基金,推出了自己的金融服務百度百發理財,上線當日5個小時,銷售額就超過10億。而騰訊則利用了微信這一平臺,開啟了“微信支付”的功能,利用微信支付來引入“微信金融”,微信已經開發出專門的理財平臺,通過微信賬號推出基於微信的基金銷售平臺。
  巨頭們的加入引發了整個行業的熱情,互聯網企業紛紛從自身的領域和特點出發,加緊佈局。新浪推出了基於微博體系的“微財富”,360也佈局互聯網金融安全領域。
  2013年是互聯網通過自身的特點重構金融業的一年,這其中不僅有新入的互聯網巨頭和新貴們的“革命”,也有傳統金融企業自己的“改革”。
  純硬件被滲透與“軟硬”結合 
  2013年,在互聯網時代註重用戶體驗和產品服務等“軟件”的思維方式下,舊有的純硬件製造模式被逐漸滲透,“軟硬”結合成為硬件廠商發展的新策略。
  這種“軟硬”結合的突出代表是小米手機,利用“小米手機+MIUI系統”的組合,2013年8月小米整體估值已達100億美元,並帶動了小米電商的迅速崛起。
  智能路由類設備也成為2013年硬件市場的新亮點。極路由從無線功能這一薄弱之處進入市場,並推出APP Store下載加速、在線視頻去廣告等功能,為路由器加上了軟件。極路由之後,小米路由立即跟上,希望占領家庭網絡上游。其他相關產品還有360推出的智能Wi-Fi,通過優化用戶體驗解決Wi-Fi設置難題。
  “軟硬”結合成為互聯網變革電視業的新方法。樂視推出超級TV,除了有高性價比的硬件,更有適合客廳生態的交互方式和操作系統;小米模仿手機的模式推出的小米電視,打出“年輕人的第一臺電視”的口號,希望搶占客廳,打造平臺。
  移動互聯網的發展除了推動手機行業的變革,也促使了可穿戴式智能設備的誕生和發展。在國外,一批可穿戴式智能設備已紛紛試水商業化。如谷歌的Google Glasses、智能手環Jawbone up等。國內的智能穿戴設備形態與國外相似,如運動社交網站咕咚運動推出的咕咚手環,果殼電子推出的智能手錶,360從親子安全角度切入市場推出的360兒童衛士等。2014年可能會成為可穿戴設備爆發的一年,但在這之前,可穿戴設備還需要在可用性、易用性、舒適性和價格上做出更大的突破。
  3G式微與4G登場
  2013年12月4日,工信部正式向三大運營商發佈4G牌照。中國移動獲得TD-LTE、FDD-LTE牌照,中國電信和中國聯通獲得FDD-LTE牌照,4G時代正式來臨。
  事實上,3G時代落後的中國移動早已開始4G佈局,2013年共投資417億元,建設了約有20萬個TD-LTE基站,並計劃將TD-LTE的覆蓋城市擴展到300個以上,並已率先在多地開賣4G手機,推出4G套餐。在4G牌照發放前,中國移動率先公佈了4G業務品牌“和”,並將此作為業務推廣重心;中國電信沿用“天翼”業務品牌,推出天翼4G業務;聯通則可能繼續沿用“沃”的品牌名稱,推出“沃4G”。三大運營商蓄勢待發,備戰4G。
  設備製造商早已做好了準備,這也是國產手機製造商的一次新機會,酷派在2014年上半年將把1000元以上價位的手機全部規劃為4G產品,下半年,1000元以下的手機也將全部轉向4G。而中興在2014年預計將有40%~50%的資源投入在4G終端上。4G將深刻影響未來中國互聯網的發展。4G數倍於3G的網絡速度和更低的資費將對中國互聯網行業產生深刻的撬動作用,物聯網、大數據、雲計算的時代將真正到來。
  艾瑞咨詢數據顯示,2013年1月-9月,國內PC端網站的日均覆蓋人數基本保持在2.3億人次上下,已趨於停滯。而移動端APP的日均覆蓋人數已接近2億,並呈現持續上漲趨勢,用戶的註意力從PC向移動端轉移不可逆轉。4G將大大加速手機上網速度,移動互聯網競爭也將從前端轉向後臺,從對終端設備和通訊網絡的要求,轉向要求技術、創意及更豐富的內容和服務。
  4G時代,隨著產業鏈條上的原本不同領域的業務發生交錯重疊,新一輪移動互聯網激戰在即,將撬起一個即將井噴的巨大市場。移動化,很快成為“過去時”,因為,在舊秩序里“移動化”是新事物,而在新秩序里,互聯網已經“無處不移動化”。同樣,在舊秩序里“互聯網”是與“真實世界”對立存在,而在新秩序里,“真實世界”已經“無處不聯網”。(文/謝湖偉  吳世文  遲 訊 武漢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
 
創作者介紹

騰訊控股

aeivqbtwcwsnn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